English        English
EMBA学苑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EMBA学苑 > 关注前沿
如果没有了官员,老板们还会去读EMBA吗?
时间:2014-10-12  来源:武汉大学EMBA教育中心

  来自:界面

  9月19日,上海中欧商学院春季班招生说明会正在进行,一位来自民营企业的申请者询问禁读令会不会影响EMBA学生的生源,这位中层管理者担心禁止政府官员就读EMBA课程的规定会让他无法结交到这类同学。该校EMBA课程招生主任赵筱蕾回答说:“影响一定是有的。”

  在中国,就读EMBA课程更像是一种社交活动,要参与这一社交活动的代价也一直在快速上涨。

  过去22年,排名靠前的几所商学院EMBA学费均价已从20万上涨到约60万,在界面记者了解到的5家商学院中,最贵的长江商学院2014年EMBA课程学费标准为68.8万元,最低的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EMBA项目学费为56万元。

  官员和国企高管同学令高昂的学费具有某种投资价值。在这里,商业领袖、政府官员们同窗两年可以获得不少生意经。以长江商学院为例,该校一向以营造圈子文化著称。据界面记者了解,长江商学院今年5月份入学的EMBA新生共5个班级,其中某班65名学生中有两人来自政府部门,还有两位国企高管,这4人都享受了学费优惠待遇,只需要付4万元学费,而全价为68.8万元。除此之外,还有来自国有银行等金融机构的高管,其他学员大部分为私企董事长或者总裁等企业高层管理人员。

  《福布斯》近年来对中国商学院EMBA项目的调查的数据显示,EMBA学员中政府官员所占比例平均为8.3%。其中,清华五道口的EMBA学员中,官员比例在10%以上,而长江商学院比例最高,为11%。

  国有企业、政府官员的学生比例甚至成为某种招生宣传。长江商学院2014年EMBA项目招生说明书中列出该校有22%的学生来自国有企业。而中国人民大学商学院2014年EMBA项目招生简章中的数据则为:国有或国有控股学员比例为37%,政府部门和事业单位比例为8%。一位正在人大就读EMBA项目的学员告诉界面记者,他所在班级约有50%是国企高管。

  然而随着7月31日一纸禁读令出台,EMBA的吸引力大打折扣。禁读令是媒体的简化说法,它实际上是由负责党内作风、人事以及教育的三个政府部门联合发布的一则通知,要求党政机关、国企、事业单位的高层退出或不再参加各类高收费培训项目,包括由各类机构提供的EMBA、总裁班等。

  据界面记者了解,禁读令下达后,有几名在长江商学院就读EMBA项目的政府官员立刻办理了退学手续。一位正在中国人民大学商学院就读EMBA项目的学员告诉界面记者,听说一些在读官员或国企高管打算退学。《京华时报》在9月中旬的一篇报道中提到,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的官方网站在禁令出台后快速删除了三位政府官员的名字,他们都是该学院的毕业生。

  “金融班”是这次禁令发布之后的“重灾区”。金融监管部门、银行的官员和高管对金融知识的学习需求更为紧迫,因此无论是商学院中EMBA班中的“金融班”,还是专门的金融学院,其官员比例大多高于其他类型的EMBA班。

  以上海财经大学商学院的EMBA课程为例,学员主要来自银行、证券、保险,大多数是国资背景。上海财大与浦发银行签有合作协议,规定在几年内为浦发银行培养多少EMBA毕业生。这种合作一般统一由银行出钱,目前该校的EMBA项目学费约33万元。受禁读令影响,未来他们与国有银行、国有保险证券公司机构合作培养EMBA项目毕业生的计划将受阻,自主招生也受到很大影响。一位负责招生的老师告诉界面记者:“院里领导也召集大家开会,希望寻找对策。”

  上海交通大学上海高级金融学院则是比较特殊的案例。该学院是上海市政府依托上海交通大学创建而成,自2009年起计划6年内由上海市政府投资3.2亿元。据该学院一名离职教师告诉界面记者,官员在此就读EMBA课程是免费的,退学也就不存在退费问题。这几年上海高级金融学院的EMBA班每班约70名学生,每个班级中约有10人是政府官员。禁读令出台后,政府官员包括在政府部门有行政职务的国企老总,大多选择主动退学。

  长江商学院EMBA项目招生经理吴婕在电话中婉拒了界面记者的采访:“受政策变化影响,这个话题最近这段时间比较敏感。”

  中欧商学院明年春季班原计划招两到三个班,每班规模约为五六十人,而当天现场咨询者一共只有约50人。

  受到更大影响的则是各高校在中西部开办的EMBA项目外地班。比如,上海财大以合作办学的方式,在杭州、青岛、昆明、贵阳开设EMBA项目外地班。因为中西部地区市场经济发展不够充分,前来就读者绝大部分都是政府官员或国有企业领导,禁读令一出,这类班级很可能难以为继。

  “这类班级要招满30人才会开班,如果招不满,就意味着关班。”上述上海财大的老师告诉界面记者,“如果允许自费,或者多少比例自己出,很多政府官员、国企管理者还是可以读的。如果政策执行力度很大,所有政府官员、国有企业不能以任何形式就读,将对EMBA教育造成很大影响。”这位老师还表示,“这种影响将在2015年体现,因为2014年大部分学校招生工作已经结束。”

  EMBA培训不再受追捧,可能会带来的一个好处是,就读的学生将不再抱有复杂的目的。

  一位长江商学院EMBA学员对界面记者表示:“在今年5月份的开学拓展活动中,大家都放下了架子和面子,从不以职位相称呼。在这里,没有官员,没有明星,大家都如同兄弟姐妹一样相处。更何况很多人也都不在同一座城市,彼此没有什么利益关系。”另一名学员告诉界面记者,即使官员退学,大家也会把他们当成是同学,各类论坛、沙龙等活动都会邀请他们参加。

  多年从事EMBA市场拓展工作的一名业内人士对界面记者说:“官员禁读令是把双刃剑。一方面肃清了商学院环境,之前坊间盛传的EMBA圈子文化、官商暧昧、美女钓婿等都辱没了商学院之名誉;另一方面,官员本该多读书,尤其是在金融经济领域,政府监管机构的官员急需充电,目前的做法属于一刀切。在高昂的学费面前,官员也不敢自费来充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