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English
名师名家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名师名家 > 名师风范
扎根在珞珈山的大师--专访武汉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陈继勇院长
--专访武汉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陈继勇院长
时间:2011-11-22  来源:武汉大学EMBA教育中心

       深沉、果敢,谈吐机智,他学者兼智者的形象令人一见难忘。几年前,时任湖北省社会科学院院长的陈继勇,在一片光明的政治前途前,毅然选择了重回武汉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扎根在珞珈山。

 

 360截图20111122093210390.jpg
一、一位不慕名利的学术大师
     陈院长曾任职湖北大学副校长等,在湖北省社科院担任院长期间,得到了上下级的认可,当时的领导极为赏识陈院长。但是他对学术的追求以及和珞珈山割舍不断的情缘,最终使他放弃了高位,回到武汉大学成为一名教授。他孜孜不倦的进行学术研究,是一位科研经历丰富,学术成果丰硕的经济学家,曾经赴美国匹兹堡大学、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等世界一流名校访问研究。在科研岗位上,出版著作13部,参编著作16部,发表论文150余篇。其研究成果先后10多次获国家级、省部级优秀科研成果奖。如1990、1991年连续两年获全国报刊理论宣传优秀文章奖(未分等级);1994年获安子介国际贸易研究优秀论文奖(未分等级);1991年获省社会科学优秀成果三等奖;1996年获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专题研究报告一等奖;1998年获武汉市人民政府优秀社科成果三等奖;2000年获武汉市第七届社科研究优秀专著二等奖;2001年获省人民政府颁发的社会科学优秀成果一等奖; 2002年获武汉大学第八届社科优秀成果一等奖;2003年先后获湖北省政府第三届优秀成果一等奖、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优秀成果三等奖等。他的成果得到了国家和社会各界的广泛认可,1993年获国务院特殊津贴,1997年被湖北省委、省政府授予有突出贡献的中青年专家称号,同年入选教育部首批哲学社会科学跨世纪优秀人才培养计划。国家级重点学科——武汉大学世界经济学科点学科带头人及湖北省跨世纪学科带头人,2003年获湖北省新世纪高层次人才工程第一层次人选。
 
二、武汉市首位获得“劳模”称号的政府参事
    
繁重的科研工作之余,作为知名经济学家,陈院长的研究并非闭门造车,而是紧密结合国家经济发展实际情况,研究经济问题,集结智慧,给政府决策提供不可缺少的依据。陈院长担任的社会兼职主要有:国际东亚经济学会理事,全国美国经济学会会长,中国外国经济史学会副会长,中国世界经济学会副会长,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武汉市城市经济学会副会长,武汉市宏观经济学会顾问,武汉市邓小平理论研究会顾问等二十多个兼职。
     由于其建言献策为政府决策提供智力支持,对武汉市经济发展产生重要影响,他被武汉市政府参事室根据《武汉市政府参事工作业绩评价暂行办法》,首次以参事名义推荐而荣获市级劳动模范称号。
     早在2002年初,受时任武汉市市长周济院士的委托,陈院长主持完成了武汉市政府重大研究课题——《武汉市“入世”行动纲要(纲领)三十三条》,该调研报告受到武汉市政府的好评并荣获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国情研究优秀成果三等奖,其研究成果对武汉市政府的决策产生了重要影响。国务院参事室《参事工作通讯》刊发了他的建议,率先为武汉发展总部经济提供了智力支持。另外,他关于《积极承接东部产业转移努力发展新型制造业》、《迈向互利共赢的开放之路》、《以大都市经济理念谋划自身》等建议,为武汉市政府的决策和政策措施提供了智力支持。
武汉城市圈“两型”社会建设综合配套改革试验总体方案获得国务院批复后,陈院长充分发挥专业优势,从西方传统工业化、现代化发展模式的历史经验出发,论证了经济发展水平在全国不占优的背景下,武汉城市圈跳出西方传统工业发展模式的可行性,并对“两型社会”的建设和发展提供了许多有益建议。
陈院长作为武汉市首位获得劳模称号的政府参事和首位劳模智库的代表,他站在全球经济的高度,立足中国的国情,深入分析武汉市经济问题,为完善政府的各项重大决策、推动武汉市经济社会的全面协调可持续发展而孜孜不倦的努力着。
 
三、孜孜不倦,心系珞珈     
 
每每谈到30年的武大情怀,陈院长对武汉大学及武大学子的爱溢于言表。他的经历就是一本教科书,他经常用自己的经历教育学生,“1996年以来,我是集行政、教学、科研于一身,压力颇大,所以不敢懈怠,每天都在不停地进行学术研究,因为我知道只有这样才能使自己不掉队落伍。”
   
陈院长给学生最深的印象是严肃和严谨,他在科研上要求非常严格。“我作为博士生第一次见到他,他就要求我们治学必须严谨,写论文严禁抄袭,所有的引用严格标注。我的第一篇论文交给陈老师,3天后他打电话让我过去。我从他手里接过自己的论文一看惊呆了:原本是用黑体字打出来的论文变得通红,陈老师逐字逐句做了修改。”陈院长已经毕业的博士生胡艺告诉记者。他被告知,他这篇论文质量不高,论点和论证方法都不尽如人意,必须修改。胡艺拿回去认真修改后,又拿给导师修改,如是三遍后,陈院长才同意他拿去发表。
    
在陈院长的影响下,他的学生在治学和工作中都十分严谨。他们开始像自己的导师一样凡事都严格要求,做什么事情就一定要做好。“我现在每次上课前一定会把讲义一字一句认认真真写好。”由于要求严格,陈继勇的不少学生,包括一些已经工作而且颇有成就的学生都说,现在都有些怕他,只有努力把各项工作做好,才敢面对老师。
     
“其实他更像父亲,严格中有慈爱。”胡艺留校工作后,住房问题一直没有很好解决。一次饭后,陈继勇提出一起去他家看看,没想到一看他就担心起来:“没有冰箱也没有微波炉,你生活多不方便。”他邀请胡艺以后去他家吃饭。
    
陈院长把学生当作自己的孩子,和他们交朋友,关心他们的学习和生活,学生们也愿意向他倾诉。当他得知一名博士生因为家庭贫困,学业难以继续时,立即为他垫付学费。他经常深入学生寝室,慰问生病学生、鼓励贫困学生,在学院网站上专门设立了院长信箱,对学生公布自己的联系方式,第一时间了解学生情况。
   
“像大学生这样的年龄,如果有人及时指点迷津,告诉他们人生的经验,他们就会少走许多弯路,用更多的时间学习更多的知识。”陈院长利用各种场合强调学生在学校要全面发展,但主要以学业为主,要苦练基本功,并考虑好今后的定位。一定要保持蓬勃向上的心态,成功时要谦虚谨慎,失利时要心胸豁达,要从多个角度去看问题,不要死钻牛角尖。
在谈及学院的发展时,陈院长提道,这三年是快速发展的三年。从1975年来到武汉大学经济系学习,1978年考取世界经济专业硕士研究生,到2005年被任命为院长,我亲眼见证了学校与学院30年的风雨和巨大变化。
   
近三年学院实现了跨越式发展:本科教学评估顺利通过,世界经济和西方经济学两个国家重点学科通过重新评估和认定,政治经济学和金融学获批国家重点学科,理论经济学被认定为国家一级重点学科,新增应用经济学一级学科博士点授权,新增应用经济学、管理科学与工程两个博士后科研流动站,师资队伍全面优化,科研经费大幅增加,行政管理日益科学规范,目前学院已经成为我国中部地区最有影响力的经济管理学院之一。
   
学院计划在现有基础上再上层次、上水平,保持全国高等学校同类学院前10名,甚至前5名的地位。学院工作可归纳为“五学”,即学科、学者、学术、学风、学生。强调人才培养是中心、师资队伍建设是根本,树立“学生为本,创新是魂,质量第一”的理念,抓好本科生的基础教育和研究生的创新培养。学院的发展目标是成为武汉大学最好的学院之一,成为国内一流、国际知名的学院之一,我们现在是与兄弟院校赛跑,不进则退。

三、中国EMBA教育要国际化与本土化结合
    武汉大学EMBA项目从2002年国务院学位办批准举办以来,已经招收EMBA学员一千多人。应该说这7年开展EMBA教育项目的过程,也是武汉大学不断提升商学教育品质的过程。
   
学院把以国际化视野培养能够参与国际竞争的高端人才作为重要的办学理念之一,这是提高核心竞争力的重要一点。同时在办学特色、师资队伍、课程设置方面构建了竞争力。武汉大学是一所人文底蕴深厚的综合性大学,虽然在地理位置上同北京、上海相比不具备优势,但武大以深厚的文化氛围,吸引了众多学子前来深造。

    在全国EMBA教育项目评比当中,武汉大学的EMBA项目在2005年被评为第三名,20062007年被评为前四强,同时分别获得了国际视野开拓第一位、行业特色办学奖和最具人文底蕴奖。可以说武汉大学EMBA项目五年来质量在不断提高、影响在不断扩大,在全国甚至世界范围内认可度越来越高。
  
国际EMBA班也是武汉大学EMBA 的特色之一。其中80%90%的师资都来自海外,绝大多数是著名商学院的教授,同时还邀请了相当多的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来EMBA课堂授课,如蒙代尔、赫克曼等。作为一种办学方式与特色进行探索是可以的,但从现在的情况来看,如果要推广则不一定适合中国的国情。EMBA教育项目遵循的一个重要理念就是开放办学、国际化办学。但是国际化并不是说所有的课程都由国外教师来讲,因为他们对中国的企业管理,对中国的经济研究或者中国的国情,不一定有国内教授了解得深刻。所以陈院长认为,国际化必须与本土化紧密结合,中国高端教育的当务之急是要培养出适应中国转轨经济的EMBA人才。
    
他强调国际化办学方针不能丢,同时一定要与本土化结合。改革以后,现在EMBA师资比例上采取了“三三制”。教学师资三分之一来自境外,三分之一来自国内知名的管理学家或企业家,三分之一来自本校师资。在境外教授里面,我们除了找那些造诣比较深、实战经验比较强的教师,更多的还是考虑海外的华人,经济学家、管理学家和华人企业家。因为EMBA学员的外语水平参差不齐,尽管我们为学员配备了高档同声传译设备,但在用外语教学时,即使有同声传译,信息还是不免有丢失。华人经济学家和企业家本身对中国的认识和领悟应该说比海外教师要强得多。武汉大学EMBA “三三制”的师资比例,得到了相当多学员的认可和欢迎。(/金德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