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English
新闻中心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媒体聚焦
龚方雄:未来6个月全球经济 不会有系统性风险
时间:2011-10-24  来源:武汉大学EMBA教育中心

作客EMBA前沿讲坛

龚方雄:未来6个月全球经济 不会有系统性风险

2011年10月24日长江商报 本报记者 何燕 通讯员 叶晶
龚方雄:未来6个月全球经济 不会有系统性风险

 

欧债问题就好比小两口结婚,之前小伙子不知道姑娘结婚前欠了信用卡很多钱,领证了,问题不暴露还好,暴露了,又不能离婚,怎么办?只有咬牙帮忙还,然后让妻子勒紧裤腰带过日子。

摩根大通亚太区董事总经理、中国投资银行副主席龚方雄,自称“实战派”经济学家。曾在2008年因神奇预测经济刺激计划而一鸣惊人,此外他还是唱多中国的代表,不管是楼市还是股市。本周六,在武大EMBA秋季返校活动上,他针对欧债危机引发的全球金融动荡,再次预测:未来6个月,全球经济不会有系统性风险。 这一次他能猜对吗?

 

关键词 欧美债务

欧美债务危机本质是自虐与找虐

欧洲债务危机是体制问题,属于自虐;美国国债是政治性的问题,属于找虐。

“美债危机”“欧债危机”爆发以来,让刚刚从金融危机中挣扎出来的人备感惊慌,是上次金融危机的延续,还是新的危机?

龚方雄认为,可以说这次危机是上一次危机的延续,应该来讲它跟上一次2008年、2009年,百年不遇的金融危机的原因是一样的,就是一个“债”字。

“什么引起了2008年、2009年的金融风暴,那时候的债在私人手上、家庭手上、非政府的金融机构和企业手上。”龚方雄说,各国政府解决危机的办法就是政府救市,通过救市,把债从私人手上转移到了政府的手上,债一直没有消除,还在这个经济体系内,它只是实现了一种转移,所以这次集中体现就是主权债务危机,也就是政府债问题。

但是,这次美国比上次好的一点是:美国属于政治问题,所谓的债务上限谈判,两党政治造成的一个市场的危机,所以是一个自虐,美国政治上的角力对经济上的伤害是非常大的。

龚方雄认为,美国上半年经济缓慢复苏,下半年经济成长0.7%,但是企业的盈利成长非常好,75%的公司盈利是超出预期的,而且整个盈利的成长超过20%。公司层面,它资产负债表、盈利能力、基础层面都不错。

家庭方面,现在美国家庭的储备率是正的6%左右,美国在金融企业的杠杆也降下来了,所以现在美国的私人经济体是非常健康的,所以现在市场就觉得,标准普尔调低美国国债权的利息,这个在美国国债的角度来讲是一个象征性的举措,它所表达的意思是对美国政府处理危机能力的质疑。

欧债暂时平静但根源仍在

现在欧盟各国正处在博弈阶段,救助国和被救助国都希望将利益达到最大化,近期初步达成一致,危机警报在近期可能会暂时解除,但就长期而言,不容乐观。

欧债危机始于希腊,而后愈演愈烈,四处蔓延。欧洲的问题在龚方雄看来是此次危机的核心所在。因为美国是政治问题,有望在大选后解决。但欧洲的体制问题,就不是一两年能解决的。因此,全球经济现在面临的最大的风险是欧元危机和欧元区很多国家违约的风险,以及以这个违约可能相伴带来的银行金融体系的系统性的风险,而这个是一个非常深层次的问题,这次如果危机控制得不好,甚至可能比2008年、2009年那次还严重。

他分析,欧元区的现状是:单一的货币分散的财政政策,有些国家财政管得比较好,比如说德国;有些国家财政就非常的松散,比如说那些爆发财政危机的地方——希腊、葡萄牙、爱尔兰,甚至西班牙、意大利。问题是:财政是一种主权的象征,在财政还分散在各个国家手上的同时,德国人愿不愿意去救助这些主权债务危机不断蔓延的地方。如果他愿意去救助,他的要求就是你们这些国家要紧缩财政。

“因为德国人勤劳积极纳税,他想我为什么要去救在海滩上晒太阳的懒人?但他又不得不救,不救的话可能会危及自己。”

龚方雄分析,欧元当初设立的时候,没有设置退出机制,如果可以退出,那希腊的问题就很简单,只要有纸和墨,就不可能有主权债务风险,就是让本币贬值。希腊是一个旅游资源非常丰富的国家,如果它是自己的主权货币,大幅贬值对游客的吸引力是非常大的。

但现在即便是希腊想把欧元换成本币,本国人肯定第一个不答应,因为刚换到手就要贬值。

所以,现在就是欧元区十几个国家博弈的问题。他救助国不得不救,但要求就是这些被救助国家要紧缩财政。

“这样一来,债务危机没办法解决,因为债务危机只有在高成长中解决,希腊主权债务占GDP的140%,高成长,分子不变,分母变大,自然就不存在危机。”但要是试试紧缩政策,这就没办法高成长。

龚方雄表示,最近欧盟领导人表态,最迟将于本周三达成应对债务危机的解决方案,这意味着欧债危机暂时缓解,未来6个月内,全球经济不会出现系统性风险。

中国的资产负债表全球最好

中国跟欧美和发达经济体不同,我们不但有很充裕的财政空间,也有非常充裕的货币政策空间,可以帮助刺激经济。

在欧美债务危机后,中国地方政府债务问题引发忧虑。龚方雄还是一贯看多中国经济,他认为目前中国债务水平在全球是最低的,地方债问题被夸大。

龚方雄认为,即使把地方债和各个政府层面的债务加起来,中国总的政府债务水平占GDP比重也不超过50%,中国债务水平在全球可以说是最低的,处于非常可控的水平。

比如希腊,很多人说有问题你可以变卖主权资产救啊,但是希腊主权资产很少,那些大银行、大公司,跟政府没关系。

在全球来看,中国的资产应该是最充裕的,中国的资产负债表是最好的。首先,我们外汇储备主要是持有美国国债券,在全球金融动荡过程当中,美国国债券是大幅上升的。

第二,虽然很多人担忧地方融资平台问题,但是地方政府拥有对土地的使用权,以及土地底下资源的所有权和最终的使用权。

第三,中国政府也是很多巨无霸的蓝筹上市公司的最大股东。全球金融行业市值最大的五大银行中有三家是中国的。对于这些上市公司股权来讲,中国政府拥有大比例的股权。而美国政府、欧洲政府和日本政府,对上市公司则没有这么多的股权。

第四,上半年中国的经济增长才百分之九点几,但是中国政府的财政收入同比增长超过了30%。这是西方很多国家没有的条件。

同时,目前全球经济如果要受到另一次有效的刺激,必须来自财政政策。货币政策在西方现在的有效性是非常有限的。量化宽松带来的只有通胀,而没有经济成长,失业率仍然非常高。

 

中国跟欧美和发达经济体不同,不但有很充裕的财政空间,还有非常充裕的货币政策空间,可以帮助刺激经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