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English
新闻中心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新闻速递
东西方文化的差异—学习《中西方文化对比》课程心得体会
时间:2017-04-11  来源:武汉大学EMBA教育中心

    终于有幸再次听到武汉大学四大名嘴之一李工真教授的课程,还记得入学典礼上李教授对武大校史滔滔不绝的讲解,让我对武汉大学的文化底蕴、发展由来有了深刻印象,而此次在课堂上又听到了我之前没有听过的知识,从未感觉到上历史课可以如此引人入神、听着听着、不知不觉就到了下课时间。好多同学们还在说“没过到瘾,希望下次能有机会再听李教授的课”。

学习的目的在于思考、在于感悟、在于总结,能在课程后将课堂上吸收到的知识重温写下来,有助于知识的回味和升华。在课堂上李教授一开始用人口问题引入课程,再从婚姻制度、医疗技术、人口锐减方式,海外探险,生育限制革命、现代福利制度这六个方面来东西方文化大比拼,环环相扣、层层相连的方式让我仿佛身处在历史的长河中,看着中西国家经历着一次又一次的文化革新,下面将这次课程中对自己感触最深的部分分享一二:

一、        前言--人口问题成为了制约中国现代化发展的重要问题

中国人口多,其原因就是早就是人口大国,据2016年人口统计中国人口13.7亿,占世界的五分之一,展开时间的卷轴,1949年中国人口4.5亿,占世界的四分之一,再追溯到唐朝中国人口有5000万,占世界的三分之一。这样看起来貌似中国当前人口在全世界人口占比还下降了。但是这样的人口大国在国土面积内人均稀缺自然资源的面前,其实就是制约中国现代化发展的重要问题。一直以来我看到的是中国经济的高速发展,感觉都快要接近发达国家经济和国际地位,但谁又能想到中国的人均资源远远低于世界平均水平?中国现有人口与适合生存的土地资源之间的紧张关系使中国变成了一个“地大物不博”的国家。从课堂上让我隐隐感受到未来国际竞争形势将会是资源占主导因素,过去每一次战争似乎不仅是国土面积的争夺,而隐藏最深的就是资源的占有和掠夺了。一个国家如果要持续发展,要有较高国际地位和认同,那么就必须珍惜和善用现有国土面积内自然资源,合理控制人口数量和调整人口结构。

二、中国与西方传统婚姻制比较:“一妻多妾”与“一夫一妻”

其实中国人口为什么比西方人口多,其实是跟婚姻制度有很大关系的。

西方婚姻制度是以“爱”为基础,主张一夫一妻制,结婚后彼此都从一而终,不能离婚,不得再嫁或再娶。男女双方到教会申请结婚时,教会先要对男方进行调查,因此,在西方传统社会中大约有30%的人结不了婚。另外,结婚之前数月教会要贴出告示,而且行礼当天新郎、新娘要到教堂去,在上帝和双方亲朋好友面前发誓:终生相伴,这就增加了婚姻的透明度和可靠性。

中国几千年的文明史中婚姻制度不以“爱”为基础,奉行的都是“一妻多妾”制,皇帝有三宫六院72妃。就连一般的读书人也至少是“三妻四妾”,而达官显贵中妻妾多至数十人以至数百人者。中国传统文化中最重视的就是“传宗接代”,所谓“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总之,这套传统的婚姻制度使当时中国人产生后代的可能性要比西方人大得多。这就是为什么中国从古代开始就是人口大国的原因。

中国人今天遵从的“一夫一妻”之类的制度与观念其实都是从西方进口来的。今天的婚姻制度很大程度促使得男女平等的关系,听李老师讲这个片章时,课堂的气氛明显比较活跃,男同学们在开玩笑感叹没生在古代的官宦家庭可惜了,女同学们则在庆幸现代婚姻制度给自己带来的平等和独立性。

三、        中国与西方传统医疗技术对比

中国历史悠久的医术就是中医,中医里提倡的是望、闻、问、切,是研究“人”,而19世纪以前西方的医疗毫无科学可言,西方的传统文化是研究“神”的,患病被视为遭到“天谴”,所以在过去一半的病人是给吓死的,还有一半的病人是被活活“诊”死的,在中西方医疗水平差距如此之大的情况下,传统社会正常的和平年代里西方人平均寿命为30-40岁,中国人却有50-60岁,当然中国人比西方人口要增长的快。

而后世纪西医发明了消炎类药品,而中医最大的弱点就是不能消炎,从而西医的发展也就突飞猛进,在某些医学领域里西医比中医治疗还来的更为有效,特别是战争时期。

四、        中国与西方人口锐减方式比较

中国人“富不过三代”与“一妻多妾”制密切相关。在古代建功立业分到土地和财富后就会一妻多妾,代代相传人口越多财产越少,而官僚地主为了让自己的子孙后代能永享富贵,对平民百姓巧取豪夺、敲诈勒索,从而迅速导致了社会的两极分化。分化的结果就是迫使走投无路的农民以及平民百姓揭竿而起,导致改朝换代,或是外族入侵。无论以何种形式结果都是经济凋敝,人口大规模死亡。因此,中国每逢天下大乱人口便迅速锐减,比如中国在黄巾起义后三国时期人口总数仅有800万;而历代新王朝的统治者,面临这种人口锐减的局势都采取鼓励生育的政策。统一王朝达到国泰民安之时人口迅速反弹,从而达到唐朝的6000万,北宋的8000万,明朝的1.5亿的高水平,可是遇到国家发生战争时人口再次下降,有数据表明到康熙朝代调查中国剩余人口仅有2000万。

而在西方婚姻制度奉行“一夫一妻”制、“长子继承”制,西方王室之间通婚,最后是一家人。“近亲繁殖”造成下一代孩子不健康,无子嗣继承的情况下产生了“王位继承战争”,另一种战争是“反异教徒”战争,但从根源上来看西方人口锐减不是战争,而是“瘟疫”,1347年蒙古军队围攻克里米亚,将细菌带过来,这种瘟疫死了不少人,在300年后停止了下来。1453年土耳其奥斯曼帝国崛起,文艺复兴运动,英国亨利八世离婚案开始,婚姻制度革命开始。

对比东、西方的人口锐减方式,传统中国式的人口锐减并不能导致社会制度发生真正的质变,而西方式的人口锐减却导致了一个新时代的开端。从此,每当西方出现危机和世界大战的灾难时,都会导致思想上的内省和反思,从而为下一场进步作好精神上的准备。

五、中国与西方海外探险的比较--“郑和下西洋”与“哥伦布发现美洲”。

听了这个章节后我终于理解到中国人口多的另一个原因,就是在西方人口在分散出去其他国家时候,中国却放弃了海洋,成了真正的“井底之蛙”,从而放弃了走出去的机会,注定了今天人口的拥挤。明朝时期郑和七下西洋,船队载满的物质作为礼品沿途赠送,换回来的珍奇异兽不是可产生利润的货物导致国库空虚,因而在七下西洋后皇帝命令立即停止, 随后明朝开始“禁海”,失去了千载难逢的机会,也就从根本上注定了今天中国人口的拥挤。写到这里我似乎又感受到李教授对皇帝用人不当的叹惜,安排一名太监担任如此重大工作无论从他才能或个人阅历上都是很大的失败,是对中国发展有着极大的影响的。

相比之下,西欧航海探险活动则是为了经济上的目的。1453年,奥斯曼帝国崛起,控制了东西方之间那条传统商道,引起了东方商品价格的暴涨。哥伦布发现美洲以及麦哲伦的环球航行,随后带来的是欧洲人对新大陆的开发、欧洲金融革命和世界殖民体系的建立。

在以后的数百年间,当中国人内斗时,西欧人却将他们多余的人口分散出去了。今天的北美洲的人口(5亿)、南美洲的人口(3.6亿)以及澳大利亚、新西兰的人口(0.24亿)都主要是欧洲人口的后裔,在加上今天的欧洲人口(7.3亿),已经超过了16亿16亿欧罗巴人是生活在相当于中国土地6倍的6600多万平方公里辽阔而肥沃的土地上的。

六、中国与西方“生育限制革命”的比较——中国迟来的“计划生育”与西方适时的“人口控制”

在这里李教授用数据揭示中国的人口增长趋势:

年份

人数(亿)

1685

1.0

1764

2.0

1819

3.0

1840

4.17

1949

4.5

1960

6.5

1970

8.0

1976

9.0

1979

10.0

从数据上可以看到,1949年成立的新中国人口仅有4.5亿,新中国成立后人口的快速增长,因此著名经济学家马寅初在1957年新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四次会议上提交了他的《新人口论》一文。指出“控制我国人口增长刻不容缓。只有人口增长被控制了,它与经济、社会、资源、环境间的矛盾才会缓解,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才能充分地体现出来。”而毛泽东担心未来可能发生核大战会急剧减少中国人口,所以中国依然在贯彻“一夫一妻”制的前提下推行积极鼓励生育的政策。中国人口由1949年的4.5亿增长到1960年的6.5亿,11年就增加了2个亿中国迟来的“计划生育”政策始于文革后期的1973年。由于越来越难以养活中国人口,当周恩来总理提出“人口非限制不可”的意见好不容易才被“要准备打仗”的毛泽东接受,因此,中国开始将“限制人口”定为基本国政策。但到80年代初,由于人口已接近10亿,中国才将“计划生育”提到了“亡党亡国”的高度,真正开始实行“独生子女政策”。今天,中国已有1亿多独生子女,这成为了世界人口发展史上的一个“奇迹”,并带来了任何一个国家都没有遇到的新问题。

而两场世界大战给欧洲带来了人口的大规模死亡,因此二战后欧洲人口的增长速度明显受到了抑制,而美国在经历了战争之后却在19461961年之间出现了有史以来最大一次人口增长,共出生了6400万婴儿。当时就有专家估计到2015年,美国总人口会上升到40亿!美国政府也认识到,“如果我们对此置若罔闻,那么我们将很快被人海淹没”。“要保持美国人民继续享有全世界最高的生活水平,就不能容许人口过快增长”,因而开始投入到避孕药物的开发上来,在战后长达60余年欧美的人口发展趋势得到了控制,美国在937万平方公里资源丰富的土地上人口有着缓慢增长,经历整整46年即从1950年的1.5亿增长到2006年的3亿,这也正是美国人能够保持世界上最高生活水平的一个基本条件。

对比中国与西方在人口控制问题上实际后果,有许多经验是值得我们记取的。中国错过最好的时机去控制人口才会处于更加被动。

七、中国与西方现代福利制度的比较——“贫穷产生人口”与“富裕减少人口”

在这里李教授又再次分析了自计划生育政策执行后带来的新的人口问题。中国的人口问题不只是一个数量问题,更为严重的还是一个质量问题。要成为强国就要有人才,关键在于教育。新加坡前总理李光耀曾向中国政府提出过:“应让中国有文化的人多生人口,因为出生在这样家庭里的子女,往往能得到更好的教育。应限制的是农村人口的增长,因为出生在这样家庭里的子女,往往得不到更好的教育。”但恰恰中国的情况是倒过来的,城市里的人口增长倒是被限制住了,而农村人口却限制不住,以至于今天的中国仍然是一个农民的国家。

现代年轻一代的西方人不愿生孩子或多生孩子是有一个基本前提的,那就是国家有着非常发达的社会福利体制,在德国由于人口出现负增长,国家做出这样的鼓励生育的规定:每个有子女的家庭不管收入状况如何,都可享受每月为第一个子女领取50马克的补助费的权利。从第二个子女开始,这种补助费上升到100马克,第三个子女上升为220马克……。这种费用一直支付到该子女年满27周岁。而且抚养子女的保胎、接生、扶助、牛奶、尿布等一律免费供应。

总之,越发达富裕的社会对劳动力的要求越严格,都市化社会中的市场竞争压力越大,人们就越是追求生活的高质量,也就越不愿意去养子女,这就是富裕减少人口的道理。

通过前面一系列的分析人口问题和中西方发展史后,不由心里感到十分沉重,中国自古自今实在是错过了太多的机会去控制人口,让人口走出去,提高人口质量,才造成今天的困局,人均资源贫乏,招工难,人口老龄化,人才数量稀薄,如若上下五千年里中国能能够多参考西方国家政策的优点结合中国国情来制定国策,不断完善国策,可能今天的祖国形势不会如此被动,我们的资源不会如此稀薄。虽然有这些困境,但是我相信我们的祖国的明天会更加美好,因为我们这代人已经意识到问题了,会为了明天、为了将来、为了子子孙孙去努力,我们的未来是可以用心、用智慧去创造出来的。(文/武汉大学EMBA2016级4  孙丽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