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English
校友会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校友会 > 校友新闻
“不要把权力弄成自己的掘墓机”
——记广州军区武汉总医院政委刘铁桥(武汉大学EMBA校友)
时间:2013-12-10  来源:武汉大学EMBA教育中心

(《 中国青年报 》曾政雄 唐黎华 记者 赵飞鹏 ) 刘铁桥在广州军区武汉总医院担任6年政治部主任后,许多官兵舍不得他离开,8名老专家联名写信,向上级举荐他担任医院政委。

    这封辞情恳切的推荐信被压了下来,但官兵的愿望实现了。刘铁桥成为医院成立67年来,第一个由本单位产生的政委。“他是我见过的最好的领导之一。”医院副院长樊光辉说。

    “我不能辜负他们,不能对不起他们。我要好好干。”刘铁桥动情地说。

    不可思议的快速发展

    过去的六七年,武汉总医院经历了“不可思议的快速发展”,在医院工作了50年、刚刚退休的一级专家马廉亭说,医院这几年的变化振奋人心,真想再干50年。

    可2004年刘铁桥刚到武汉总医院任职时,形势似乎并不乐观。在众人的记忆中,医院那时门诊和病房破旧,医疗设备老化,联勤部一位领导来视察时失望地说:医院建成20年,涛声依旧。

    一些看不到希望的医生选择了离开。刘铁桥到医院任职不久,就遇到3名博士申请转业,他请人家吃饭,做了10多次工作,最终还是没能挽留住。

    虽然是三级甲等医院,武汉总医院当时的门诊量每天却不到2000人,医院床位仅800张。刘铁桥和院领导决定将四处分散的机关搬到一起办公,条件比以前简陋局促了,但增加了300多张床位。

    为了给严重落后的硬件设施升级换代,刘铁桥多次到湖北省和武汉市相关部门汇报,争取到每年两亿元贷款支持,这种贴息贷款连续给了5年。

    如今,现代化的门诊外科楼、专科楼和综合楼醒目地矗立在武昌武珞路边,除了配备大量尖端医疗设备,医院还建成医疗、管理、服务3大数字化平台。“几年时间,等于重新建了一个医院。”院长浦金辉说。

    刘铁桥曾提出,医院的住院条件不改善,我们的办公、住房条件就不能改善。现在医院硬件建设早已今非昔比,但他和其他院领导依旧住在上世纪50年代的旧公寓里。

    “条件好了就往家里拿,那是没骨气的。更何况我们单位还在艰苦创业。”他语重心长地说。

    公道 厚道 正道

    优秀医生跳槽的经历让刘铁桥深受刺激。近年来,他去三医大挖来多名学科带头人,并派出20多名年轻医生出国学习。几位博士在解放军总医院进修,刘铁桥每到北京出差,总会去看望他们。

    从事临床药理研究的辛华雯被选派到德国留学,因科研能力出色,有研究所提出让她全家迁居德国的优厚条件,刘铁桥得知后打电话劝说她回国,并帮她解决与爱人两地分居等难题,如今她已是临床药理科主任。

    樊光辉对刘铁桥的评价是六个字:“公道、厚道、正道。”医院内分泌科主任退休,科里一名老同志和两名年轻干部都是后备人选。刘铁桥提出公开选拔,将各项指标量化打分,最终博士向光大胜出。

    向光大上任后工作开展得有声有色,先后获得省部级科技进步奖6项,还被评为全军高层次科技创新拔尖人才。他感叹说:“院领导没有抽我一根烟、喝我一口酒,是医院的好风气成就了我。”

    然而,更让医院上下称道的是,政委刘铁桥与院长浦金辉是一对“黄金搭档”。刘铁桥去军区做勤政廉政报告,浦金辉坐在台下为他纠正发音和断句。浦金辉被评为先进典型,材料由刘铁桥亲自撰写。

    “浦院长是个干事业的好领导,讲感情的好兄长。”刘铁桥说,“我和院长肝胆相照、志向相同,就是想把医院建设好。”

    充满爱心的大家庭

    武汉总医院是部队医院,为兵服务是重要职责。医院每年为此补贴7000多万元。刘铁桥提出,要让官兵“看上最好的专家、吃上最好的药、做上最好的检查、住上最好的病房”。

    战士杨有因为训练意外导致高位截瘫,对生活失去了信心,刘铁桥经常带着水果来看他,除夕夜还放弃与家人团聚和他一起吃年夜饭。现在,杨有已经恢复到上肢可以举过头顶、能够滑动鼠标看书,重新树立了康复的信念。

    医院还肩负着一批离退休老首长的保健任务,会诊、抢救老将军们,刘铁桥一定到场。老首长辞世,刘铁桥必定来送终。武汉军区原副司令员张秀龙对他说:“你做的事情,亲生儿女都不一定做得到啊!”

    刘铁桥操的心远不止于此。医院电梯工胡红英的丈夫突然离世,女儿考上大学交不起学费,刘铁桥发动全院捐款,筹得4万多元送过去。胡红英流着泪说:“我的小家是不幸的,但我有一个充满爱心的大家庭。”

    办事公开透明大家心服口服

    医院官兵的信任让刘铁桥不敢有丝毫懈怠。一名科主任违规将病人一个月的药开成了一季度,刘铁桥找他谈话后,免去他的主任职务。那名医生愧疚地说:“我不能怪你,政委,是我做错了事。”

    数字化医院先进诊疗系统的好处之一是,可以及时监测药品的使用情况。2010年,医务部发现3个科室抗生素使用率超标。院党委很快做出决定,对3名科室领导进行诫勉谈话、通报批评,并扣除一个月劳务津贴。

    药品采购是腐败多发区,医院成立药事委员会,将药品采购决定权交给专家,并每半年组织一次“阳光见面会”,将部队对药品采购的各项纪律通报给药商、器械商,“把复杂的事情简单化”。

    有一家医药公司因为供应的药品疗效不明显,在药事委员会的投票中落选,公司的老总多次给刘铁桥打电话,希望给予特殊关照,刘铁桥说:“你条件过硬,不找人也能中标,条件不够,找谁也没用。”

    前不久,一个承包商在医院内科大楼主体工程的招标中失利,但事后却表示:“医院办事公开透明,虽然没有中标,但我心服口服。”

    刘铁桥经常说,自己是农村出来的,当兵时想干两年回家有个工作就满足了,没想到能有今天,所以,“人不能欲望太强,不要把权力弄成自己的掘墓机”。

    刘铁桥出差不买头等舱、不坐商务座、不住大套房。医院近年来完成工程建设15万平方米,采购了20多亿元的药品,没有一封告状信。

    武汉总医院这些年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各项指标在全军20多个总医院中,由原来的排名靠后跃升到前列。每天门诊量达到6000多人,连续3次在武汉市34家大型医院文明指数测评中名列第一。